刘海峰:做好当下,即是未来
2022/09/21
1241

刘海峰 英语语言文化学院 英语专业(语言信息管理)18级本科毕业生。已签约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担任前端开发工程师一职。

“英语专业要学什么?”为什么想学英语?” “你学英语将来要做什么呢?

自高考志愿填报到大学毕业,从英语专业到语言专业到其他所有人文社科专业,大多数学生都面临过这些“哲学三问”。这些问题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文学生对未来徘徊不去的焦虑:不仅仅是我要做什么、学的东西有什么用,更是我想要过什么样的人生、我的能力能不能支撑我这样过下去。在最后,这种焦虑汇聚成了一句自嘲式的结论:语言专业相当于没有专业。

英文学院文学系的老师们深知这一点,但是大家都很乐观,老师们喜欢强调文学的“无用之用”,正所谓文学无用,方为大用,文学就是照亮现实的一盏明灯。当然很不巧的是,就业是恰好没有被文学这盏明灯照亮到的那部分现实。这不仅体现在语言与其说是一种专业知识、更像是一种通用技能;对于语言类的学生来说似乎自己可以从事许多职业,不过到了最后,适合自己的道路只能依靠自己去找寻。

我的找寻从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了,不过这算是一种被动找寻,因为当时的我可以说什么都做了。加入校中文辩论队成为副队长;自己大学之前学过编程有一些基础,上计算机课程也给老师帮忙编写教材;每周参加文学同学组织的文学沙龙;每天泡馆尽量把每一门课程学好。这其实也是很多同学迷茫的时候会做的事,既然不知道将来要干什么,那就尽量把眼前能做好的每一件事做好。我为了同时兼顾学业和辩论比赛常常忙碌到傍晚的一两点钟,以至于在睡前的时候思维仍然异常活跃,在睡前有了一些论点和想法也会马上打开记事本记录下来。

68.jpg

参加自行车协会的登山活动

到了大三这个时间节点,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该出去找一份实习了?但是这一个问题就已经足够难倒我了。我想投递的岗位是什么、我应该去哪里投递、我想去的企业是什么样的?以我这样什么都会一点但是什么都不精通的情况能够顺利找到一份实习吗?最后我咨询了老师、学长,最后综合我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我选择了软件工程师作为我的职业发展道路。于是我开始做减法,退出了许多与这个职业发展方向看起来不符的学术社团和兼职。我和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因为这是大学以来我第一次有了一个能够明确位置奋斗的长远的目标。确定的职业道路照亮了我大学接下来两年的现实。我开始制定计划学习计算机相关的慕课,为了兼顾英语专业学习去阅读英文原版技术书籍,也有幸进入一个国家级大创立项的团队担任唯一一位工程师。因为自己对计算机有浓厚的兴趣,也是因为暑假在家闲着没事做,我开始和我一位朋友比早起学习。有一次在五点钟起床发消息给那位朋友之后开始学习,她调侃我说我是不是天天被梦想叫醒。这也让大三才起步的我能够稍微赶上其他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在六个月后,我投递阿里的前端开发实习岗位并顺利收获offer,并在为期一个半月的实习之后转正拿到return offer

69.jpg

作为辩手参加英文学院口译大赛(上排右四)

我仍然质疑过自己在填报高考志愿时的选择,既然我对计算机有兴趣那不是选择计算机专业会来得更为方便吗?而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说不定还是会选择广外的英语专业。软件工程师在很多情况下都需要查阅英语文档和资料,新技术大多数是用英语记录,更不用提英语占了互联网绝大部分内容;在实习感慨同事与外国同事用英语顺畅沟通的同时,也自信被《交际英语》摧残过两年的自己不会差很多。在转正答辩时,主管不仅看重技术同学对于项目任务的执行成果怎么样,更看重你在自己实习的过程中的思考。这也意味着在实习的时候不能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更要去以项目经理的视角去了解业务这样收获才会更大。因此这个转正答辩的任务对同学的思辨能力和写作能力也提出了要求,这恰好是人文社科、英语专业能够给你的东西。有时候我会想我真是幸运能够顺利转行并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但是如果让我直接去读计算机专业的话,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70.jpg

和与我比早起学习的同学的毕业合照

我正是以一个英语专业学子的身份,才在学习计算机的过程中意识到了英文学院对学生的培养。正是因为我读的是英语专业,我在职场沟通时和非技术的同时可能多了一份共情。技术是不断变化的,语言也是发展当中的,不过至少在英文学院磨练到的这些分析、洞察、感受和思辨表达的能力可以伴随你许久。在刚进入大学时你可能会感受到迷茫,但不管是求学深造也好还是想要通过职业实现自己的理想也好,只要你不给自己设限,肯踏出舒适圈去探索,一切都有可能。